mp3-listen.gif文革音乐1 -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  aw2-mp3.gif 音频下载 aw2-mp3.gif 在线收听

发表于 11月13日 01:58 | 频道: 文革音乐 | 引用 (0)

wengemusic.gif  文革是一场灾难,在人类历史上屈指可数的灾难,直接或间接死亡人数难以统计。夏威夷大学的学者R.J.Rummel教授的著作《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国》说,文革中丧生者的数目大约为七百七十三万人。
  当然,文革的危害决不仅于此,我只能在这里以一些极端事例作为例证,有必要说明的是,这些极端事例是在蔚然成风的打砸抢风潮中的个别现象,但即便是个别现象也堪称叹为观止了。
  文革期间,在一些地方发生了学生让老师吃粪便、煤球的事件,也有学生一把一把地拔老师的头发的,还有将老师打死后扔进开水锅里去煮的,等等等等。
  从今天开始,反波口水颂将播出文革音乐系列,我们将每期推出一首文革歌曲,介绍大致历史背景,讲述文革故事。文革音乐是那个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产物,由于种种原因,你现在很难在公共电台听到文革音乐,但作为曾经的流行金曲,它不该被人们遗忘,我们也可以通过对这些歌曲试图更多了解那个时代。


Comments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把目光只锁定在伟人的三分错误上,只能叫做“追腥逐臭”!
反映那个时代的歌曲、那个时代的艺术,没错!
但要公正评价或介绍时代背景!不要贻误后代!!!

由 不说 发表于 2005年12月11日 12:03

上面发言的是没有在文革中被批斗过的!这个是肯定的.因为没有一个正常的人会有这样宽容的心态,在受尽屈辱后还来说"贻误后代"的直言!相比反波的"贻误后代"的罪过,我只是想他这些民间的记录到底哪里不"公正"了,哪里又没有介绍时代背景?

伟人的"腥臭"历来是我这等心理阴暗的受迫害者在黑夜中和同志的谈资,有了这些东西,才支撑起我的仇恨,让我不至于当年就被他屠杀掉!


至于说反映那个时代的艺术就没有错,那样,我们也应该承认一切歌颂纳粹的艺术是没有罪恶的.到底谁有错了?还是被屠杀者错了,谁叫我们不识时务不懂阳谋不谙权术呢?

由 战东 发表于 2005年12月20日 23:33

文化大革命十年的历史占去将近五分之一的中国现代史,如果算上之前反右派斗争扩大化、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一共是20年的时间(1956-1976),既然这样的历史占据了新中国政治史的百分之四十,我们又怎么能说它是一个小错误。
此外说它是“伟人的错误”,我不敢苟同,造成“左倾”(官方用语,恕我在这儿使一下)不会是一两个人的问题(尽管我也时常会想,如果毛泽东现在还活着或者晚死十年,中国会是什么样。)
当然,我们应该看到毛泽东身后更为广阔的背景。为什么在偌大的一个国家里,在中央下发“五一六通知”和“十六条”(即《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之后,人们逐渐变得疯狂,有些人几乎丧失了理智和最基本的良知?一个“四人帮”就可以让整个国家天翻地覆,这是为什么?
时至今日,《中共中央关于……的决定》也仍旧是至高无上的权威,中央政治局对于大多数人也还是“不见庐山真面目”,决策层永远都是高举云端。大部分的官员、媒体和学者对一些敏感问题都避而不谈,明哲保身,相形之下,“愤青们”显得又傻又迂,还略显幼稚,时常遭人攻击。我常常想,怎们就没有一个人也给“愤青们”讲讲道理、疏导疏导,而非一味的指责和唾骂呢?究竟是谁更占理呢?
20世纪初的保皇派(君主立宪派)曾说中国“民智未开”,中国人“既缺乏政治习惯”,“又不识团体公益”。这样的声音的确刺耳,也的确有所偏颇,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在经历了2000多年的封建专制后,既无民主传统也缺乏“理性”思维(表示有逻辑地陈述原因道理、表达意见以支持自己的观点与对方辩论以求得更合理的立场观点)的习惯,大部分人只是满足于吃饱饭、穿暖衣,对不危及生存的上海多半是逆来顺受,有谈何“公民意识”?在这样的情况下,及时建立起民主政体,也很难维护。孙中山提出的由“军政”过渡到“训政”最终实现“宪政”,在江氏父子统治时期只是流于形式。但毕竟,它是打着“民主”的旗号,实行形式上的民主。人们的意识里,对民主的向往越来越强烈,加之种种因素,将士的统治结束后,再也不可能在台湾建立专政政府。而大陆却在同一时期进行着“洗脑遮眼教育”、“唯‘物’论教育”(人们连饭都吃不饱,当然要专注于“物质”)和“热爱感激中共教育”。纪德曾在苏联之行后描述:苏联人在《真理报》发表社论之前对任何事情都没有看法。当民主自由没有深入人心时,即使是“天赋”的人权,人民也难享有。
现在,我们终于开始反思自己的历史,尽管我们的观点还很幼稚,但没有反思和讨论(甚至是争论),就不会有成熟的清醒的觉大多是社会成员赞同的认识。我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恐惧这样的声音,有人指责这样的讨论,也有人像鸵鸟一样假装他们眼中的“不光彩”的历史并不存在,或是千方百计地掩盖事实、回避真相?难道那场浩劫中罹难的人就真的是白死了吗?我想一只鸵鸟是不能赢得别人尊重的。用毛主席的话说:“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
敝人愚见。大家见笑了。说得不对的,请指正。谢!

由 DTMOMS 发表于 2005年12月22日 21:41

更正:1.“对不危及生存的上海”应为“对不危及生存的伤害”
2.“及时建立起民主政体”应为“即使建立起民主政体”
3.“江氏父子”应为“蒋氏父子”
4.“将士的统治结束后”应为“蒋氏的统治结束后”
5.“觉大多是社会成员赞同的认识”应为“绝大多数社会成员赞同的认识”

不好意思,第一次大面积灌水就范这么多错误。见谅。

由 DTMOMS 发表于 2005年12月22日 21:51

DTMOMS说得很好!

由 听客甲 发表于 2006年01月22日 14:48

“大方一点”,让那些“异类”嗡嗡叫吧


  我浏览网文已多时,看了几个“异类”的所谓“见识”,也看到了众多网友为主席“讨公道”。心情也经历了从愤慨、激动、复杂到平静的转变。我十分理解广大网友的心情,因为面对几个“异类”的发言,我与大家的心情是一样的。但我还是请大家不要骂这几个“异类”(说实话,我实在是找不出用什么样比现在我能想到的恶毒的字样骂他们才解恨)。相信主席如果在世,老人家也会笑对他们的。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

  现在有这么一些人,能从资本主义里面找到“适合”社会主义的东西,能从解放前的四大家族和军阀、地主、资本家身上找到“闪光”的人生亮点,能拍摄如《康熙王朝》,《雍正王朝》之类的影视剧,为封建帝王歌功颂德(并不否定他们的历史功绩)......却偏偏和救民族和人民于水火的人民领袖过不去,若非无知,那他们的用心就不得而知了。

  我是一个不曾经历过主席时代的年轻人,我这个大学生常被邻里和家人称为知识分子?如果知识分子是以某些人为标准的话,我宁愿里这个称呼远一点。

  我对主席的了解和认识也有一个过程,从小时候的无知,到上学后被书本的蒙蔽开始对这个大人们心目中的神产生怀疑甚至反感(就教科书上对文革的夸大)到成熟以后的亲身经历,身边老人(包括文革中受过不公正待遇的人)这些历史见证人、这些活教科书的“现身说法”,阅读更多的有关书籍(历史方面)和文章,学习毛主席的著作......渐渐地,我对主席的感情上升到了无限的崇敬和爱戴。

  我有幸去过主席纪念堂瞻仰老人家遗容,站在数以万计的瞻仰队伍中,看着手捧鲜花的虔诚的人们,看着那些眼里含着泪的中老年人,那些神情庄严的同龄人,那些略显稚嫩的红领巾......我激动的想哭!这是什么样的感情,去世二十八年仍为人民所深切缅怀的领导人,古今中外除毛泽东以外还有谁???难道中国人都是傻子?白痴?会去缅怀一个一心谋私、排除异己的人?会去缅怀一个让人民挺不起脊梁、不被人当人的人?会去缅怀一个将中国拉入危险深渊的人?会去缅怀一个只懂舞文弄墨,不会发展经济、不配做领袖的人???......中国人不傻!中国人是最朴实的,不会无原无故恨一个人,也不会无原无故爱一个人,而且爱得那么深!

  挽救了中国的革命力量——毛泽东

  为民族大义,不顾个人安危赴渝谈判——毛泽东

  七位亲人献给革命——毛泽东

  蒋介石战胜了所有对手,败给了人民的代表——毛泽东。

  不让儿子做什么协会主席,却将爱子送到敌人枪口下——毛泽东

  朝鲜战争是美国霸权主义军事强国唯一一个没有打胜的战争(而且是在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因为他们的对手是中国人民的领袖——毛泽东

  在一片废墟上以神奇的意志和速度建设了新中国——毛泽东

  对苏联老大哥只有尊敬和友谊决不俯首称臣,挺直了民族脊梁——毛泽东

  三年的自然灾害,依然社会稳定民族团结——毛泽东(现在可能吗?)

  用算盘和铅笔让火箭上天、试制成功原子弹和氢弹(这也是迄今为止中国唯一的核心技术)——毛泽东

  把人民当人,视人民为推动历史发展的英雄——毛泽东

  把中国推向世界,让世界认同中国(包括加入联合国及于美为首的西方国家建交——毛泽东

  提出“台湾及港奥地区可以在一定时期内继续保持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愿意并购想在国格平等、不卑不亢的基础上,实行对外开放——毛泽东

  谁让人民过不好,谁就别想过好——毛泽东

  为防止官员腐败、防止红色政权变色而发动一系列运动,包括发动被一些人攥在手里当“把柄”的文化大革命——毛泽东

  伟人不是自封或人为捧出的政治明星,是人民群众用心衡量出来的。

  毛泽东之所以伟大,因为他心里只有人民。我们“大方一点”,让那些“异类”胡言乱语吧,他们的骂,更能映衬出人民领袖的伟大和毛泽东思想的真谛!

  毛泽东永远是人民心中不倒的丰碑。



由 bon 发表于 2006年02月28日 20:43

日本官方对60年前的战争的态度也是淡化;
日本民间对60年前的战争的态度也是缅怀。

呵呵,中国也该如此?

由 Edmund 发表于 2006年03月02日 01:29

忠字舞

  大跳忠字舞兴起于六七年结束于七0年,全国人民上至七八十岁行动颤危的老人,下至两三岁摇晃学步的幼儿都经历了一次舞蹈的扫盲。
   文革兴起时,不仅学校、机关、工厂的革命如火如荼,街道居民组也都纷纷成立了红卫兵、造反团、战斗队一类的组织,他们带领着居民跳忠字舞、唱忠字歌也是一项光荣的政治任务。每天早、午、晚三顿饭之前都要在楼门口集合,比较讲究的要在正前方放一个毛主席像,上面还要带一个纸板或胶合板做成的红色“忠”字。无论老幼毁成一排,稍息、立正,然后开始跳忠字舞。红卫兵这时要做出表率,站在前面领舞领唱,那时几乎谁家也没有录音机,都是口头传唱,男女老少个个手里高举着红色语录本,胳膊腿左右伸摆,参差不齐,五音不全,跳起舞唱起歌甚是搞笑。跳不跳是立场问题,跳的好不好是水平问题,总不能把跳的不好的都抓起来吧。
   坚持忠字舞的推广是有一定难度的,年轻的红卫兵集体跳忠字舞看起来还算是那么回事,到了居民组就有了很大的不同,有些老头老太太连走路都很费劲,上下楼一磨蹭就要等很长时间,跳的动作千奇百怪,碰上下雨天也不好办,不能因为下雨就不忠于毛主席了,理论上说不过去。后来复课闹革命的社论一出来学生们回到学校闹去了,街道的革命就闹的不大景气了,忠字舞缺了红卫兵骨干领跳,单是街道居民跳起来比较疲软,三顿饭前还要抓紧做饭,放弃坚持跳忠字舞实在也是没办法的事,的确不是不想继续忠于毛主席了,做饭时多想着点怎么忠于也应该可以的。
   学校的忠字舞此时方兴未艾,经过一个阶段的摸索交流,忠字舞已经比较规范,学校学生跳起忠字舞与街道居民就大不相同,前面有高音喇叭放歌曲唱片,大家都穿着整齐的草绿色仿军装,戴着红袖标,站着方阵,跳起舞来虽然不能算做十分优美,但很有气势,造型也不错。虽然没见过什么忠字舞指南,图例之类的资料,但走到哪里大家跳的舞蹈动作都是大同小异,舞曲主要有:《敬爱的毛主席》《北京的金山上》《青稞酒》《雪山上升起了红太阳》《毛主席的光辉》《金珠玛米亚古都》,以藏族歌曲为主,估计歌词也都是拿着几十块钱革命工资的汉族人替人家藏族人编排的。
   抛开忠字舞的政治背景不论,单从健身活动的意义来讲,老百姓从中还是有所获益。活动活动胳膊腿,一套忠字舞跳下来运动量也相当于围着操场跑两三圈儿呢,广播体操虽然没有因什么政治缺陷而被批判,但是缺乏饱满的政治热情。有些忠字舞的动作设计甚至比广播体操更有益于四肢锻炼,比如《青稞酒》里的蹿步,半下蹲,《翻身农奴把歌唱》里的腾跃,都比广播体操里的动作丰富,节奏变化多,移动范围大。很多学校班级文艺队演出的忠字舞就更是多姿多彩了,只记得《草原上的红卫兵见到了毛主席》的舞蹈动作与范伟式的抓挠武打简直太像了。加上忠字舞的音乐伴奏说是带有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至少不像广播体操伴奏那么单调、平淡,活血化淤的效果肯定要好一些。
   社会上忠字舞跳的也很红火,工厂里的工人都组织起来跳舞,过去做的工间操就改成了跳忠字舞,69年,抗大中学组织学生到铁路信号厂劳动实习时,我看见工人跳忠字舞要比学生跳的活泼,很放得开,动作难度也大。有一天车间工人大李上班迟到了一小时,班长问他为什么,大李说骑自行车带人被罚跳了几个忠字舞。班长说:
   “那也用不了一小时呀!”
   “他们看我跳的好,不让我走,让我接着跳。”
   “我就知道你又得瑟去了!”5

由 wy 发表于 2006年04月15日 00:06

最高指示的常用工具条

  毛主席的话就是最高指示,一句顶一万句,凡有人领读最高指示时,在场的人都要弄出一副比较严肃认真的表情,跟电影《战上海》中一喊:“总裁手谕:”,底下将校全都“咔!”一个跺脚立正差不多,只是老百姓没受过什么专业训练,做的没有那么整齐。

  造反派做出任何事情都要引用最高指示,用理论指导行动来证明每件事都是听了毛主席的话才做的,如果错误理解或引用不当,老人家也会拿他们没办法,当然要是老人家自己说走板儿了,就不应该有造反派什么责任。

  每当造反派要揪斗比较高级的干部时,一定会集体背诵最高指示: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

  每当造反派抓什么反革命分子、走资派、黑帮什么的,总要先念最高指示:

  “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 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造反派要破坏什么公共设施、文物时(例如:故宫、龙门石窑)也会背诵最高指示:

  “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破字当头,立也就在其中了。”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  

  最高指示是红卫兵革命群众的斗争法宝,战无不胜的精神原子弹,当然最高指示不只是红卫兵革命群众要经常用,地、富、反、坏、叛、特、右、资、黑们也要用,他们要用最高指示自我批判,检讨自己的罪行,向红卫兵革命群众低头认罪。

  有些人也会用最高指示来保护自己,红卫兵批斗陈毅元帅时,陈毅元帅就高声说:“最高指示:‘陈毅是个好同志!'”红卫兵去问周恩来总理是否属实 周总理证明确有其事,结果一场 批斗会不了了之。

  有些被革命的对象看见红卫兵举起皮鞭或板凳腿要打自己时,也会急中生智大呼:

  “最高指示:‘要文斗不要武斗!'”

  此时即使再邪乎的红卫兵也要稍微犹豫一下,不过他们也有自己的一套:

  “最高指示:‘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斌斌,那样温良勤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6

由 wy 发表于 2006年04月15日 00:09

用字避讳与偏爱

  文革期间很多字词的使用要多加小心,倘若使用不当就会徒然招来是非。左与右本来是用来定方位的,但是在中国却成了政治上非常敏感的字,左是进步革命,右是保守反动,连那时的辞海都这么解释。五七年反右抓了一百多万个右派,看到右派们的悲惨下场不得不令人对右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不仅右派戴帽强制劳改可怕,像一些漏划右派,内控右派,右倾机会主义主义分子等板凳替补右派也得时刻提心吊胆,当然一提到左就会踏实些,增加亲切感、安全稳定感。文革时代的人们为了自我保护都懂得宁左勿右,左右虽然没有选择套题,但是大多数人的概念都很清楚不易搞错,譬如:抓革命是左,搞生产是右;书记是左,校长厂长是右;学马列著作毛选是左,学文化科学技术是右;大老粗是左,臭老九是右;阿尔巴尼亚是左,美国苏联是右;连九大主席台上坐在下面看:左边坐的都是正红的发紫的林彪,陈伯达,康生,江青,张春桥,姚文元,黄永胜一干人系,周恩来右边则是朱德,叶剑英,刘伯承,李先念,许世友,李德生等一批当时主席给足面子才能出来,说话已经不怎么算数的军界元老.有个珍宝岛战斗的代表叫孙玉国,在人民大会堂主席台上跟政治局领导握手,从毛主席开始,握一次,就蹦高连喊万岁,然后左移一位;再握手,再蹦高喊万岁,再左移一位,很有规律地左移,最后左的不能再左,一直左移到头溢出!右边的政治局委员基本可以忽略,相当于摆设.但是从主席正面的位置看,左右正好相反,他老人家总是为大家方便着想。那时好象不提男左女右的说法,否则全体女士都亏大发了。

  左右差别巨大,东西也不可混淆,“东风压倒西风”一句就把东方、西方的形势固定下来。“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小流氓打架都引用这首歌,东风表示东方国家要占上风,东方有了中国那就谁也不怕了,其实日本比中国还要东呢。69年成立的东风汽车公司的名字都是那个时代的产物。那时候全国到处都有东风商店、东风饭店、东风大道、东风手表,东风市场,却绝不会有西风浴池、西风理发店之类的名字,原来有的也都得改名,因为这是立场问题,路线问题,沈阳这个地方由于地理气象条件原因很少刮东风西风,大多是南风北风,路线斗争大是大非问题总是搞得很混乱,不知是不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红与黑》是法国文学家司汤达的名著,但红与黑在中国却是革命与反革命的试色剂,生与死的判词。一切革命的象征都要涂上红色:红心、红旗、红宝书、红袖章、红五类、根红苗正、红彤彤、红烂漫、红后代、红卫兵、红司令、红太阳...连恐怖染了红色都那么魅力无限。

  黑色是被打倒的象征:黑帮、黑线、黑七类、黑书、黑旗、黑司令部、黑窝、黑店、黑货、黑心、黑手...坏东西,反动的东西都是黑的。医学院红卫兵斗争走资派原党委书记康敏庄时,端来一盆墨汁,让每个在场陪斗的走资派都把双手蘸成黑色,一大排人下垂过膝的黑色双手站在台上展示,不是所有人都能赶上刘备的手臂一样长,还要算上他们弯着腰低着头呢,真是令人哭笑不得。过去有金盆洗手改恶从善一说,蘸成黑手寓意抓住了资产阶级伸向革命队伍的黑手,但是红卫兵们好像并不希望他们改,都改好了红卫兵还怎么革命呢?跟现在的某些场合很相似,你没问题我还怎么罚款呢?

  社与封资修也不容混淆。样板戏,语录歌姓社,民歌,曲艺,传统戏剧,西洋音乐,外国文学全是封资修;学校搞斗批改姓社,学校上课考试姓资姓修;工人阶级占领上层建筑干不干活都姓社,唯生产力论就是做出再多的优质产品也姓资;农民种粮食以粮为纲姓社,种油料经济作物多种经营就姓资了,有了五八年闹大跃进人民公社导致后来吃不上饭饿死那么多人的前车之鉴,文革始终没让农民停农闹革命,老人家的底线就是不要再饿死那么多人,算是有点进步的,不过还想吃鱼肉蛋花生大豆什么的就有点太奢侈了吧?沈阳地区每人每月供应三两油让陈司令挨骂委屈了很多年,不让农民种经济作物,陈司令身上也不会冒出油来嘛。9


由 wy 发表于 2006年04月15日 00:12

阶级斗争  

   文革的主题就是搞阶级斗争,直到后来总结出以阶级斗争为纲,纲举目张这样一个蹩脚的叙述,那意思是只要把阶级斗争抓好,其它的事就都好办了。全国老百姓因此都知道了鱼网口上的绳子叫做纲,网孔叫目,至于为什么要举纲,怎么张目还需要用动作分解图才能表达清楚,基层干部们费了不少劲也很难让人们弄懂阶级斗争跟纲举目张的之间的关系,有些支部书记还特意去海边请来渔民,先给渔民讲清楚什么是纲举目张,再拜托渔民出面给群众演讲,可谓煞费苦心,真是难为了这些吃政治饭的。
   阶级这个词在中文里本来就是有层次的一级级台阶,以经济地位划分,把人排出层次就是阶级。列宁那里的说法就是:人们从社会分配的财富不同是因为有一部分人占有了另一部分人的财富。与生产能力、效率、效果都没什么关系,分东西不相同就得斗争 ,就要通过暴力革命抢过来,不抢不杀不热闹,这就是阶级斗争。在中国,已经实行了无产阶级专政,财富该抢不该抢的也都抢来了,到了文革期间,全国弄的到处都很穷,已经没什么财富可抢可分的,为什么还要搞那么大规模的阶级斗争呢?
   当时比较权威的解释就是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理论,据说这个理论是对马列主义的最重大的发展。暴力革命虽然成功了,但阶级斗争不能结束,还要继续革命。伟大领袖的强项就是革命,你让他搞经济建设很是埋没人才,他对经济完全不感兴趣,不能发挥其搞革命斗争的特长等于荒废了专业,感觉很痛苦,实在郁闷的不行了就跃上葱笼四百旋跑到庐山那些地方写几句“乱云飞度仍从容”、“无限风光在险峰”之类的诗词,抒发自己内心的志向所在。刘少奇、邓小平、陈云这批人搞经济扭转了大跃进、人民公社胡闹造成的困境,这让伟大领袖相当没有面子,伤了自尊,所以不能再混下去了,得继续革命!虽然在经济上的阶级已经不好区分,都挣差不多的钱,粮食定量都一样多(特殊工种除外),但是政治思想上的阶级还是可以给排队的,顺我者一二三,逆我者七八九,没有什么价钱好讲;历史上的阶级还是可以查的,这样一来革命的思路就开阔了,没有经济上的阶级也会有思想领域的阶级斗争,从文化入手发动文化革命,搞一场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革命,经济有指标衡量,革命有什么指标衡量?当年赵高曾经指鹿为马,今日试看天地翻覆!王洪文可以当副主席,陈永贵去当副委员长,想怎么革就怎么革!“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交白卷照样可以上大学,大学教授就让他们去打扫厕所!“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没有文化的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派工宣队占领上层建筑,搞好斗批改,文化革命“过个七八年再来一次”,才能保证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特别是对刘少奇,竟敢在中央会议上挖苦本伟大领袖,不整得他拉稀不能算完事!
    到底是哪个阶级与哪个阶级的斗争没有人能搞清楚,据说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殊死斗争。文革年代有一句话叫做:“挑动群众斗群众。”是谁具有如此巨大的能量,把整个中国都挑动起来,疯狂斗争了十年!派性斗争,谁都说自己代表无产阶级,没有裁判,就象真假猴王似的,斗的天翻地覆,斗到最后无产阶级的如来佛也没出来现身摆平。的确斗死了不少人,有被打死的,被害死的,被逼死的,可是怎么也挨不上阶级斗争,红卫兵斗走资派,群众斗领导,群众斗群众,学生斗老师,学生斗学生,斗的一塌糊涂,有哪个斗争算是阶级斗争呢?走资派能算是资产阶级或者代表资产阶级吗?走资本主义道路是那么好走的吗?真有那么多走资派也不会搞的那么穷不是?那年代大家都穷的就剩粮证最值钱了,比十月革命时的无产阶级还穷,还能分出什么阶级呢?就算有阶级基本也都是无产阶级。
   那时候有一个词汇叫做“斗争哲学”,都斗到了哲学的份儿上,斗的真是很有学问。对于斗争哲学这样一个综合概念,普通老百姓就是累吐血也搞不懂这阶级斗争的哲学本质。现在看来阶级斗争应该算是一个炒作出来的概念,最多也是个历史概念。所谓概念其实是对事物的分类,此一事物,彼一事物各有特定的内涵。特别是对于“社会主义这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还存在着阶级斗争”这样一个概念没有人可以找到其实际映象,就象编笆编出来的瞎话,没完没了,最后没人相信了。不过那时一提阶级斗争每个人都会有些条件反射,神经过敏,“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不知是哪个学毛著积极分子炼出来的名句,的确很到位。
  个人恩怨也好,意见观点不同也好,要把刘少奇搞下去其实很容易,就象企业里的董事长,让谁当总经理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实在用不着把全国老百姓都煽起来呐喊助威搞什么阶级斗争,自己爱好与人奋斗其乐无穷,未必全国老百姓都喜欢与人奋斗,老百姓至少也要吃饱了攒足体力再去与人奋斗,那样效果也许会好点。
  
65

由 wy 发表于 2006年04月15日 00:21

  我有幸去过主席纪念堂瞻仰老人家遗容,站在数以万计的瞻仰队伍中,看着手捧鲜花的虔诚的人们,看着那些眼里含着泪的中老年人,那些神情庄严的同龄人,那些略显稚嫩的红领巾......我激动的想哭!这是什么样的感情,去世二十八年仍为人民所深切缅怀的领导人,古今中外除毛泽东以外还有谁???难道中国人都是傻子?白痴?会去缅怀一个一心谋私、排除异己的人?会去缅怀一个让人民挺不起脊梁、不被人当人的人?会去缅怀一个将中国拉入危险深渊的人?会去缅怀一个只懂舞文弄墨,不会发展经济、不配做领袖的人???......中国人不傻!中国人是最朴实的,不会无原无故恨一个人,也不会无原无故爱一个人,而且爱得那么深!
----------------------------

拜托你不要这么肉麻了,他有崇拜者,你就要说世界上人人是他的崇拜者?远的不说,上面就有n多批评,在今日的中国,他们都不能去毛的纪念堂发表自己的控诉的。你想哭,我们同情,但是不要拉上我们一起哭。宗教狂热者和得利者感激涕零,而清醒的受到不公正迫害的人愤恨难平,你真的连这也不理解?

至于你高歌的毛氏革命之类简直可笑,他根本就是五四民主自由精神的叛徒,以他“革命”后的所作所为论,说他是五四的内奸毫不过分(如果他的队伍确实是出于对真正革命的向往而追随他的话)。蒋中正的政府虽则专制,然仍保持最低限度的言论自由,相形之下,胜毛氏远矣。朝鲜战争?若蒋氏继续执政,何须与美国开战、死伤无数?从毛到今日的ZG,各种丧权辱国的条约,一并承认,算上苏联支持的蒙古,俄国及前苏联国家对中国的肢解,对中国领土的鲸吞不可谓小。毛氏对他们挺直了腰杆?引颈受戮而已。

由 x 发表于 2006年05月09日 05:26

其实可以把台湾的历史教科书拿来读一读,虽然和我们的教科书一样有偏颇,但是也陈述了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实。可能看过两党的所作所为,我们的态度会是中立的。
此外蒋中正的日记也在胡佛研究所档案馆部分公开。
不敢多说,怕哪天有人把我们的帖子党反动言论。BON可能就是其中一个。

由 DT 发表于 2006年05月10日 18:39

专政队员

  当年能在学校专政队里混过的人都曾很荣耀的,穿一身草绿军装或仿军装,头戴着军帽,腰里系着一条宽革板带,解下来拎着想打谁就打谁,臂上红卫兵袖标下面有金黄色小一号字“专政队”的字样能使他们对普通红卫兵有很多的优越感。年轻的专政队员的身材形象无论男女都还是很俊秀的,不像有些电影里的的狗腿子汉奸长的歪瓜劣枣还那么赖皮赖脸,通常是满脸阶级斗争,不苟言笑,几分凶相。专政队员之于红卫兵有如关东军里的宪兵,党卫军里的盖世太保,像抄家抓人,打人逼供,押送黑帮这些风口浪头的活都是他们来做,即使今天让他们总结问自己当年主要做过什么,他们也说不出除了抓人打人还做过什么更多的业务,现在搞个商业活动的会场都要花钱到专业公司请些身材优美的模特来做礼仪,那些年开批判会,台上台下站角清边的都是专政队员承包。   
  那时专政队员打死人的事情时有发生,我班有个女同学的父亲苑某是个总支书记,一天早上在楼前被发现死了,样子很痛苦,专政队员李某说是跳楼自杀,自绝于党和人民,罪该万死!但是最先发现尸体的人说:他听见摔下的声音过去看的时候人就是凉的,分明是人被打死了再从楼上扔下来的。后来很多当时也被关在专政队的人揭发说前半夜还能听见撕心裂肺的哭叫,下半夜就没有动静了。那个女同学家以后的境遇实在悲惨,父亲惨死不说,全家还要背黑锅,下乡很多年,曾靠拾荒过活,吃了很多苦。文革后查出那个专政队员李某与七条人命有关,只被判了十五年徒刑,很多人都挨过他的打,李某给我的印象就是他总能从虐待折磨别人的过程中得到一种革命的快感。
  文革期间人性的扭曲是骇人听闻的,我工作以后曾到外地去实习,很多同去实习的人总在一起聚餐,我们当中有个隋某,喝了点酒兴奋地讲起他在专政队时的辉煌经历,他讲到曾把教过自己初中的班主任的衣服扒的一丝不挂,用绳子把老师吊在房梁上,用人造革皮带沾凉水抽打老师的屁股,要看哪一皮带抽的红印最长。当时另一个同事于某问他:
  “你们那个老师特别坏吗?”
  “不,他贼老实。”
  “那我看你可真不是个物!”
  说罢于某很气愤地给了他一拳,在场的几个人都觉得此人实在可恶,以后很多年我再也没有理过他,后来听说他调动了工作,在那个单位因为涨工资问题把他们主任捅了一刀,被抓进公安分局,他有个当公安局长的二舅给保了出来。
  那时各个居民大院也成立了专政队,职责就是看管院子里的牛鬼蛇神,我家住的院子是牛鬼蛇神聚堆的地方,被打倒带帽的比没有被打倒的人要多很多,在这个院子里能当上专政队员就格外金贵,一个个趾高气扬头脑膨胀的快要爆破了,夏天的晚上,上百个牛鬼蛇神站在院子当中受训,有个姓崔的专政队长在前面训话,专政队只有十几个人,他们连女的都手握一根橡胶套管的钢丝鞭,不停地抽打着那些回答问话不能让他们满意或者站立姿势达不到他们要求的牛鬼蛇神,每天晚上训话结束时姓崔的都要重点留下几个他们认为不老实的到专政队办公室“吃小灶”,把人推进屋,灯一闭,蒙住眼睛就打,以后还在一起交流打人的技巧,讲述被打的人哭喊出了什么感觉可笑的声音,几个男女经常在打人的那个办公室里鬼混到后半夜,如果我们相信“人之初,性本善”的话,就搞不懂是什么邪说把专政队员变得如此灭绝人性呢?
  文革结束后,大多数当年的专政队员都过了一下“三种人”的筛子,因为挨过专政队员打的人做不到那么宽宏大量,特别是那些被打的脑子记不住事儿但身上的残疾伤疤还在辅助记忆的老干部、老教师,总想问问那些专政队员为什么打自己,专政队员们确实说不出为什么,因为那时都是为了革命。要说是跟着伟大领袖闹革命吧,还把他老人家给装进去了,真的说不清楚,不过革命也不应该那么歹毒啊!我有个师傅姓沈,家里世代都是贫农,就被选进了专政队,看见别人打党委书记,打厂长他下不了手,还背地里给被专政的厂长送过东西,被人发现了,结果自己被专政,他不肯打别人只好自己挨打,我们对他都非常尊重,觉得他是个善良的好人。
  当年的专政队员们后来大多数都很不得志,充当打人角色自然会有一些民愤,无论什么领导也不会喜欢这些人,即使在他们很红的那个年代,也很少把保送工农兵大学生的名额给这些人。他们的文化程度普遍很低,比较仇恨有知识的人,觉得正是那些比较有知识的人掩盖了他们的风光,动辄讲起某某当年被他们打的哭爹叫娘的狼狈相非常不屑。学什么知识根本学不进去,工作能力自然也差,周围的人们往往对他们心存戒备,避而远之。他们的收入水平低于社会的平均值,比较仇富,社会进步了,没有多少他们可以发扬光大的机会,连黑社会雇凶都用不着他们,因为他们打人都是对方不还手,没有对抗性。所以他们很留恋自己过去曾经感觉辉煌的年代,认为现在的社会简直糟不可言,十分怀念伟大领袖毛主席,希望老人家率领他们再搞一次革命东山再起,遗憾的是老人家只能永远活在他们的心中而不能重复昨天的故事了。有时候也凑到一块儿聚会,很动感情的甚至流着热泪唱着过去的歌:“您是天上的北斗,我们是群星,紧紧地围绕在您的身旁...”

由 mu 发表于 2006年05月14日 09:31

在阶级社会里,反对别人用阶级斗争的观点认识社会,是在愚弄别人。看看前苏联和东欧给我们的教训吧:那些民主改革者没有一个不再用阶级斗争的观点来划分敌我有。即便是号称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美国,当政者也是把意识形态作为其划分敌我的尺度。我感觉:改革开放到今天,帝国主义的走狗越来越多——用帝国主义的语言、用帝国主义的逻辑来歪曲、丑化劳动人民的领袖,未免显得卑鄙了些。殊不知,在当今资本主义国家中仍然有崇敬、爱戴和缅怀劳动人民领袖的人们。“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由 kkx 发表于 2006年07月05日 09:54

对实事求是地评价人民领袖感到肉麻的人,它祖宗肯定是李莲英的“后代”。从其字里行间袒露出奴才、卖国和对劳苦大众的仇恨!

由 dew 发表于 2006年07月05日 10:36

既然知道“这些极端事例是在蔚然成风的打砸抢风潮中的个别现象”,为什么要夸大其词?难道现在就没有这类“极端事例”吗?恐怕比文革时期更多,更“极端”。
文革时期整死人,武斗时各派之间打死人的是确实是存在的,但说“文革中丧生者的数目大约为七百七十三万人”根本是胡说八道。
评价历史事件时,千万不要把事件同当时的背景割裂开来。
说文革被一些人利用了,搞过了头,伤害了一些无辜,我是同意的,但说文革是灾难、是浩劫,我看...

由 mao 发表于 2006年09月09日 00:11

楼上这位,我不知道你要表达什么?你先去了解一下文革的详细历史再来说吧。我只想告诉你,文革是人类历史上不多见的巨大浩劫之一,其惨绝人寰的程度不堪回首。你有今天的这些认知,和我们的教科书淡化这一历史有关。你最好亲自问问那些今天健在的文革亲历者,比如你的父辈。

由 平客 发表于 2006年09月09日 00:51

不要以为你看过几部歪书,就可以大放厥词,什么叫做人类历史上不多见的巨大浩劫之一,什么是惨绝人寰,你经历过的话说说看,我们不能被某些国外攻击本国政治历史的语言冲昏头,看待历史要平静,客观,毕竟读史为鉴,不是要去大批特批,不然你和当时搞批斗的人有什么区别,是不是还要发动一次“文革”,对以前搞文革的人报复一下。不要以现在的眼光看过去,我们在那时不一定做得会好多少。

由 回击平客 发表于 2006年12月19日 20:00
Leave Your Comment









记住我的信息?